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8

不同民族在短、中、长期上的思想心态周期之己见

之前一篇博文简单提到过不同民族的心态,以及性格在平均上的差别,这方面的分析是针对于某个时间横截面上来说的。如果我们以空间作为横轴、时间作为纵轴,那么我们能够以2018年作为一个时间节点,切开一个横截面,来分析在当下不同民族平均心态上的差异。不过如果我们放开时间这个变量,去放眼历史,大致可以把一个民族思想心态的变化以四个不同的窗口来看待。这四个窗口分别为:超短期、短期、中期和长期。   超短期(十年周期)       十年的周期相对应的是在相同社会环境下生活的不同辈份的人们。不同辈份的人思维方式会不同,很大一部分是由于经济周期、国际关系变动而造成的。因为经济周期平均上也差不多以十年作为一次,在不同经济周期下长大的人会收到当时独特的社会环境的影响。 拿中国做个例子,随着经济、政策周期的变化,我们给不同时代的人,比如80后、90后、00后,都打上了独特的标签。80后、90后作为独生子女一代,和60后、70后的认知就会有不同。比如现在的消费升级,就是说消费者关注的更多的不是商品价格,而用户体验、产品质量等。这和老一辈的只注重省钱的思想就有区别,现代人图的也包括方便。所以做零售的核心是关注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必须有敏锐地捕捉这个超短周期的能力,来预测下一个5-10年的消费特征,比如日本的7-11创始人铃木敏文在这方面就非常有洞察力。       同样地,大部分国家,政治上的领导人变更也大约是十年一个周期,不同领导人带来的各自的执政理念,并且在当前政治环境之下,既得利益团体以及利益受损团体之间的博弈,也会造成不同人群在价值观和思想行动方面的不同。   短期(数十年至百年的周期)       在数十年到百年这个周期,很多人可能会追溯到好几代之前、甚至是上一个执政政府的社会环境。从这个窗口来看,国界成为了一个可变的事情,比如苏联解体、南斯拉夫解体都是近50年内事件。在俄罗斯世界杯大放异彩的克罗地亚,从南联盟脱离后,其建国至今也不过二十多年。1950年的朝鲜战争、60年的越南战争带来了国界线的南北推移,都属于百年内的事件。从这个角度看,在很多情况下,在超短期内对于有争议的国界边境制造的社会舆论,更多是一个吸引民众注意的政治游戏。       由于国界变化、战争等因素带来的思想界影响,政治学上的左派、右派思想的博弈也属于这个范围。比如20世纪初的时候,大部分社会名流、进步人士都是左派思想,在资本主义带来的贫富差距的残酷现实之下,大力声张不同人直接的平等、赞同社会福利,同时在很多国家,社会主义思想也收到社会进步人士的欢迎。而目前欧洲社会由于高福利造成的债务扩张、经济发展缓慢,以及美国由于政治正确、中产阶层生活质量下降的大环境,右派的观点开始变得越来越主流。   中期(百年至数百年的周期)       在百年这个周期,主要引起的变化是民族的心态。在这里我想引用一下Ray Dalio的经济学原则的模型。根据他的说法,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周期可以分为如下四个阶段: 1. When you are poor, and you think you are po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社会学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