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usic

所有艺术形式的相通之处

  由一段音乐开启的联想 去机场的路上,不知怎的,大脑里开始不自主地播放“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其中旋律到了这句“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突然有感。感叹这旋律写得真好啊:前半句开始的节奏感,像是舞蹈家旋转前行的脚,步伐在地面上划动,其后两个音突然升高,给人的耳朵一种听觉惊喜,甚至有点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地方;然后紧接着后半句又降落下来,旋律划出一道彩虹般的优美弧线,最后仿佛定格在暖意绵绵的翠绿山川上面。这种美妙的感觉,不就像是在看一副风景画,不就像是在看一个美女的面容:她的鼻子很挺,俊美,同时还略显得有些高冷,很吸引人的眼球;然后她开始露出甜甜的微笑,她嘴角的线条是那么的美丽,就像是这旋律划出的弧线,她的笑容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就像陌生的冰块渐渐被融化掉的样子,这一冷一暖的先后来临又是多么的妙不可言。               艺术的核心是情感 这三种情况都让我欲罢不能。我可以单曲循环这首歌,我可以一直盯着这幅画,我可以重复播放这段美女微笑的小视频。这三种表现形态虽然不同,但在人心里面产生的涟漪,激发的情感,以及身体上产生的那种温暖舒适的感觉,却是类似的。所以说,审美,或者叫陶冶艺术情操,实际上它的重点不在于艺术的表现形式,比如音乐、美术、文学等——它的核心是训练人的感知能力:感知由于鉴赏艺术而产生的心理情感,感知这种情感所带来的身体上感觉变化,感知因为这种感觉所联想到的其他类似的经历。画家、音乐家、文学家、品酒家、建筑家、产品设计家、导演、股票投资家、冥想家等,他们会不断训练这种感知的灵敏度,以至于更快速地能捕捉到越来越细微的情感变化,并仔细加以品味。这种对于藏在艺术表现形式背后的情感的捕捉能力以及理解能力,是成为任何一门学问的大师所必修的内功。这其实是情商中的核心部分。   武功需与内功兼修 建立在这种内功之上,想成为一门领域的大师,还必须修炼领域相关的技巧与知识,不断增强自己在这种艺术形态上的表达能力。做一个类比,要成为武林高手,九阴真经是内功,玄铁剑法是武功,玄铁剑是武器。同样的,要成为钢琴家,情感修炼是内功,钢琴的手指技巧是武功,斯坦威钢琴是乐器。钱只能买来第三者,而前两者却需要修炼。应试教育的最大缺点,是过于强调武功而忽视了内功的修炼,比如学画画的只知道照抄别人的作品、学钢琴的只知道练手指技巧、学文学的只知道死记硬背别人的诗篇,按照这个路子培养出的人,很难有好的创造能力,其所谓的“作品”往往缺少灵魂。当然,艺术表达能力的训练也是非常重要的,武功和内功应该同时修炼,相辅相成,只有内功没有武功也无法成为大师。举例说你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突然灵光闪现,在大脑中哼出了一段无比动人的音乐,可是由于你没有武功,你无法将这段脑中的旋律准确并迅速用手写下来,过一阵子,这段作品就逐渐被大脑所遗忘掉了。   人工智能与人类情感 人类情感实际上是一套动物上千万年进化而来的求生算法。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很多算法都只是在尝试找出结果上的一些规律,并试图用数学模型来归纳这些规律,然后去推导出一些新的结果。如果只是用公式去对表达结果建模,那么就只是在武功层面,而不是在内功层面的模拟。比如说一个作曲机器人,它可以把一些作曲的定律写入算法,比如和弦的演变、调性、曲式结构等,然后加入一些随机数做为初始因子。但它的作品听起来却很不入耳,没有灵魂。不过现在的深度学习算法已经开始朝内功层面建模的方向发展,虽然说模型框架有CNN、RNN、GAN等等,但其核心都是神经网络,一套CNN可以用于图像识别、股票行情预测、音乐作曲等,这个其实是开启了通往人类情感建模的道路,其核心在于如何用一套通用模型找出不同表现领域背后的情感关联性。什么时候机器算法能够赶上人类情感,那么也就是机器取代人类创造力的奇点来临之时。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usic | 1 Comment

Chopin’s F minor Concerto: Larghetto

Second movement of Chopin Concerto #2 in F minor (Zimerman) Chopin Concerto No.2 Op.21 A passage of classical music that I practiced myself and listened to for hundreds of times. Today as I put on my earphone, tears emerge in my ey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usic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